跳转至

好奇心日报

多次遭到审查#

2018年7月13日,上海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非法开展新闻信息服务活动,非法组建「新闻采编团队」,违规提供时政新闻信息服务,开设原创新闻栏目、刊登大量外媒时政类文章,并发出整改通知书。1在这之前,好奇心日报经常转载的媒体有纽约时报等。这年7月份,该媒体除时政外其他栏目并没有停止更新2

2018年8月3日,上京沪网信办联合约谈好奇心日报,称该平台有「未经许可长期擅自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开设原创新闻栏目、组建『新闻采编团队』等问题」,责令其进行一个月的整改,整改期间好奇心日报的网站、应用程序暂停内容更新,并将微博微信等多个社交媒体帐号禁言3。好奇心日报发布公告表示「正视问题,认真整改」。45此次整改从2018年8月3日15时至9月2日15时,下架移动应用,删除了部分文章,减少了部分栏目和涉及时政的内容,比如《卫星新闻》《2017故事》等栏目。据匿名人士指出,除了观点与官媒不同,文章中,还有隐晦涉及刘晓波,以及传播自由概念,这可能是导致被审查的原因。6

2018年9月2日,整改结束后,独立的报道依然在发布,并加入了新栏目《历史上的今天》。

2019年4月22日,在 App Store 大陆区与大陆常见的 Android APP 商店中,好奇心日报被下架。7

2019年5月27日,好奇心日报宣布停止更新三个月,移动应用在中国内地全面下架,并关闭评论功能。但好奇心日报开了一个后门,让旗下的一个名为「好奇怪」的移动端应用中被查看到好奇心日报的最新文章。8在这之前,这个应用只是一个壁纸分享软件。

2019年6月18日,好奇心日报称「我们处在一个不能过多解释自己处境的时期」以及「收缩了团队规模。紧缩起来,准备艰难度日。」9好奇心日报的总编辑杨樱表示,往往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激怒了当局。10

2019年8月28日零时,好奇心日报宣布恢复更新,剩馀保持更新的栏目只保留四个——《大公司头条》《城市早报》《为什么读书》《好奇心研究所》。并新增一个叫《蓬皮杜》的栏目。11此篇更新通告发布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在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显示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12并且,在另外几个小时之后,其移动端应用和网站中的相同文章均无法被看到。而截至这一年的12月31日,该应用在中国内地应用商店未上架。

2020年11月13日,好奇心日报在最后一次更新后销声匿迹,其客户端、小程序、官方微信公众号与新浪微博13均已全部停止更新,其官方网站被关闭。

读者的备份#

其他链接#

回到页面顶部